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星期五@台北】Open Your Eyes─ 『黨產』 知多少? 2014/12/05


 
【哲學星期五@台北】─「Open Your Eyes─ 『黨產』 知多少?」 2014/12/05 (五) 19:30

馬英九自2005年起提出2008年底前「黨產歸零」,2009年擔任黨主席一再重申將再2011年把黨產全部處理完畢,2014地方選舉國民黨大敗,辭去黨主席,一再延宕、言猶在耳的「黨產歸零」,是否就此成為泡影?

國民黨「黨產」是「黨庫通國庫、國庫通黨庫」威權時代的殘餘,黨產還持續地發揮其效果:它難道不是國民黨在「鞏固地方樁腳」以及酬庸的必要工具? 每次鋪天蓋地的選舉廣告,難道不是黨產的「運用巧妙」?黨產牽動著可見與不可見的政商關係,讓台灣民主受到了威脅。

2014年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結束了,看起來黨產好像發揮不大,一方面,選舉輸贏,並非國民黨沒使用;另一方面,黨產歸零,為的是民主制度價值的建立。2014的選舉,與其說是政黨之間的輸贏,倒不如說是國民黨執政出了大問題,以及近年來公民運動蓬勃的結果。台灣民主依然有許多需要改革的地方,需要藉由公民覺醒、監督與參與,才可能打造一個良善的政治環境。

2016的大選,黨產是否會繼續發揮「惡」的效果?

本周【哲學星期五】為您邀請到耙資料很厲害的公民記者林雨蒼先生,中國國民黨的黨產研究者羅承宗先生,為大家說明黨產在「哪裡」?有多少錢的黨產應該「歸零」,而歸零後的黨產,應該將財產交給誰呢? 他們除了告訴我們「黨產就在你身邊」 之外,還要跟我們詳細說明:黨產不僅是黨產,它如何影響了政治、經濟、文化各個層面,以及民主代議政治公平競爭的侵害。

(自由入場、無需報名;感謝【慕哲咖啡館】提供場地,無強制性消費,但是鼓勵大家在店內消費,支持咖啡館「無償提供」【哲學星期五】場地使用)。

【時間】 2014年 12月 05日 (五) 19:30–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 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持】 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與談】 林雨蒼│公民記者
         羅承宗│南台科技大學財經法律所助理教授
【主辦】 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慕哲社會企業


【策劃行政】廖健苡、陳廷豪、洪崇晏、沈清楷【海報設計】徐清恬、楊郁婷【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汪業政【攝影】梁家瑜、楊依陵、黃謙賢【逐字稿】蕭景文、吳政諭、江博緯【摘要】賴韋蓁、林安冬【網管】黃昭華【行政協力】黃彥傑、獨角獸、林士傑、李濃

【參考資料】
●馬英九承諾加保證 6年來黨產歸零跳票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40722/437731/ 
●黨產歸零聯盟 
http://zero-kmt.blogspot.tw/ 
●國民黨黨產之惡│蕭新煌 2014.09.12
http://www.peoplenews.tw/news/51960e83-0499-4ab3-ba9a-d78b8f64cd2d 

【哲學星期五Facebook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fephilotw 
【哲學星期五官網】
http://www.5philo.com/ 
 


【摘要】
 
摘要:李濃
 
 


  要批判黨產,就必須先了解黨產是甚麼。黨產的力量卻廣泛地影響了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造成資訊的不對等與選戰的不平等,進而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對我們來說確實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遺憾的是,我們對於黨產的認識在求學歷程中完全沒有被提及,並且,不僅在課綱中隱形,除了媒體在打選戰時曾轟轟烈烈一陣子,然而,當熱潮退去後,在我們的生活之中,由於知識來源的不足,加上很少有人研究與監督它,造成大部分的市井小民頂多淪為意識型態的批判,而無有力的數據基礎再做更深入的對話,使我們要進一步發揮民意並監督政府,是困難的。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台灣還是有一群推廣黨產識讀與監督政黨的朋友,為我們累積了一些研究成果,期盼有更多人加入他們的行列,讓台灣民主政治環境更加平等。以下的資訊是這次座談的整理內容:

  首先我們必須提出疑問的是,政黨可不可以擁有自己的營利事業?畢竟政黨若執政就必須為人民服務,基於利益迴避的理由,如果一個執政黨額外掌控了許多投資與營利團體,是否會有壟斷以及包庇自己投資事業團體之可能性?

  目前由公務人員調查所公布的數據,還有行政院之估計勞軍捐報告,以及公民團體gov所做出的黨產網絡調查報告之中,以國民黨之黨產為最,黨營事業牽連至廣,涉及房屋、電、卡費……,以及其他單位如:中國廣播公司、中視、中央日報等等皆與之相關,合計營收為88億,外加可能涉及委辦名義獲得營收之團體如婦聯會、中國青年救國團……等等,合計營收為92億,加總竟達180億之多。“馬英九總統於任前承諾的2009黨營事業最終處理方案,卻仍未處理這樣的問題,實為政策跳票。”

  因此,根據諸多數據顯示,政黨不僅有力量操控媒體,還能依靠本有的資產而非依靠人民信任捐助加入選戰,造成各選舉人起跑點的不同,“ 2006年11月的台灣智庫民調顯示,近七成受訪者認為,國民黨得自黨國威權時代的不當黨產,必須還給人民,迄今卻仍未歸還。” 因此政黨中立化確實是民意趨向,也我們所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講者提供的改變方案如下:

  一、<政黨法>與<不當財產條例>的相輔相成:

推動立法是比較有公權力力量的改革方案,目前我國將政黨交由<人民團體法>管束,卻過於粗糙,有關政黨收取公費應獨立立法。另外政治獻金之相關約束與監督機制也應當更加透明化和有效率。

  二、歸公機制:

我們期盼國會能通過法案,徹底清查交代不明的政黨營利項目,並在限定期間內要求取得來源,若無法提供則必須要查封與公拍。若無法則期望能透過草根力量募資成功,推動創制性公投。

  三、政黨制衡:

期盼政黨輪替能促使競爭黨嚴格清查,而非選後大和解相互包庇。

  四、參考外國之相關黨產清除的政策:

“不當黨產問題並非台灣的特產,一如轉型正義的訴求並非台灣所獨有,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都曾面對過這樣的問題。如前東德總理德梅基耶(Lothar de Maiziere)就曾說過:「改革派一當政,首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摧毀前共黨的物質統治基礎。」於是1990年6月,東德成立黨產調查委員會,至2006年結案時所查獲的前執政黨不當黨產總值,高達約722億台幣。

  1989年11月,匈牙利舉行黨產公投,高達95.4%的選民認為,不當黨產要歸公。1990年1月,波蘭成立黨產調查委員會,發現前執政黨變賣的1135項物業中,僅持有其中51項的產權,其餘近千項皆屬不當移轉。”

結論:

  黨產的複雜度與網絡牽連之廣度,實在難以確實監督,土地與企業資金周轉使我們要一一追查、追根究柢是困難重重的。然而,就務實面來看,至少當前我們希望可以先追求選舉的公平化,要求各項選舉經費來源的限制,並且藉由我們的選票阻止選戰成為金錢比賽。

  倘若你希望台灣的民主能夠更加公平、更加進步,一張選票便是一份力量,支持願意公開與有節制使用選舉經費的候選人,另外,更進一步的詳細資料皆可以由公民團體網頁取得,期盼你加入推動黨產改革的行列!

黨產歸零聯盟首頁,黨產歸零聯盟取自自由時報, http://zero-kmt.blogspot.tw/ ,2014.12.09
轉型,要不要正義?-新興民主國家與台灣的經驗對話,徐永明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97925 ,2014.12.09
轉型,要不要正義?-新興民主國家與台灣的經驗對話,徐永明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97925 ,2014.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