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非」星期五@南藝】當復刻變成形式:台灣藝術史的再重建 2019/03/21

 


【哲學「」星期五@南藝】當復刻變成形式:台灣藝術史的再重建 2019/03/21

 

【與談人】蔣伯欣|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藝術史學系 助理教授
【主持人】龔義昭|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材質創作與設計系 助理教授
【主辦】大崎兒童藝術圖書館、哲學星期五@南藝志工團、南藝創藝營造公社、南藝枝子咖啡社

 

藝術史研究是項長遠且艱辛的工作,破除以地域、年代書寫為主軸的專書內容,如何從資料的間隙中,置入歷史的空缺,以重建藝術史?誠如講題「當復刻成為形式:南方藝術檔案的再現」,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臺灣藝術檔案中心蔣伯欣主任,以文化部委託「國家藝術檔案及資源體系研究計畫」中關於南方檔案的重建與展覽計畫為核心,提出「莊世和、李朝進、劉生容這三位藝術家之間,看似沒有藝術史線性的風格影響,卻共同乘載了戰爭記憶的倖存影像。」

 

南方並非單指地理位置上的南方,同時也涵蓋全球政經權力下,屬於弱勢的一方;莊世和、李朝進、劉生容同屬「南部現代美術展」的成員,在此脈絡下並置討論,呈顯南方理論對於地方美術史的重建,不只是去帝國、去殖民等具有解離意味的立場,而以「南方」何以為南方?作為主體意識的再梳理,以此發覺歷史的空缺,尋思再次對位的可能性。

 

檔案之於藝術史的意義,蔣伯欣主任提出「如何以檔案填補藝術史空缺?」和「如何在沒有檔案之處建立檔案?」以他在臺灣的研究經驗來說,檔案與其說重現了藝術史的線性發展,不如說是在搜集和編輯檔案時,發現檔案缺席的意義;所謂南方藝術的方法論,如果檔案(archive)永遠欲求著某種複製(reproduction)或復刻(replica),南方藝術檔案在今日必須以「當復刻成為形式」現身的話,對於全球南方藝術史的建構,就必須仰賴或奠基於前述的作品復刻與影像歷史意識的再現。

 

本週哲學星期五@南藝很高興邀請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臺灣藝術檔案中心蔣伯欣主任,以多年與檔案交手的經驗中,從展覽、藝術史研究、理論實踐等面向,探討檔案作為一種方法,如何從回憶的餘燼中,再現藝術史現場?

 

【時間】2019321星期四下午6:30 – 下午10:00
【地點】大崎兒童藝術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