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星期五@高雄】國家作為感性政體 —— 1933~1945 的德國政治美學 2018/5/11


 

【哲學星期五@高雄】國家作為感性政體 —— 1933~1945 的德國政治美學

 

【與談人】龔義昭|台南藝術大學材質創作與設計系助理教授

【主持人】劉燕玉|哲學星期五志工

【時間】2018.5.9 19:00-21:00

【地點】高雄市鹽埕區大勇路642

【主辦】新浜碼頭藝術學會、哲學星期五@高雄志工團

 

1933 年至 1945 年間,歐洲經歷史上最黑暗的一頁。在這 12 年間,德國納粹政權大規模逮捕、驅逐或殺害政治異議者,並對尤太人、同性戀者、身心障礙者等展開種族清洗大屠殺,更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征服歐洲大半地區。納粹意識形態的核心,便是國家社會主義與「亞利安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其之所以如此成功地召喚德國人的認同,其一大功臣便是強力有效的政治宣傳機器。

 

納粹政權視藝文為建立新帝國最主要的利器之一。希特勒及其追隨著相信藝文是民族特色的具體表現,而只有亞利安人有能力創作出「真正的」藝術,以對抗爵士樂、藍調、現代主義藝術等等「墮落」的外來文化影響,以確保德國文化的純粹性。在這信念之下,納粹在 1933 年取得政權之後,隨即成立帝國文化部(Reichskulturkammer),在宣傳部長戈貝爾(Joseph Goebbels)的主導下,將音樂、劇場、電影、視覺藝術、文學、廣播、教育、新聞與出版等部門全面整合到旗下,以服務納粹國家社會主義為目的。

 

在帝國文化院轄下的各部門宣傳機器主導下,納粹政權有效地透過影像、詩文、大規模集會以及希特勒的演說來形塑國人對「(德意志)民族」(Volk)與帝國的想像,其內容不僅宣傳納粹政治理念,更包括一切被納粹政權定義為「代表正統德國特色」的文化與日常生活細節,像是田園牧歌式的鄉村生活與「祖國」山水風土,加上正直單純、辛勤耕作的農夫的「血汗與故土」意象,以及體格健壯、抵禦外侮不屈不撓、可歌可泣,能夠帶領德國人重返大一統帝國榮光的壯盛軍容等等,終而取得德國人民在意識形態上的認同,以及其獨裁統治的正當性。其中最知名的例子,即電影導演萊尼·里芬斯塔爾(Leni Riefenstahl)受希特勒委託拍攝,記述 1934 年納粹黨及超過七十萬納粹支持者出席的紐倫堡全國黨代會的宣傳紀錄片《意志的勝利》(Triumph des Willens),以及記錄在柏林舉辦的第十一屆夏季奧運的《奧林匹亞》(Olympia)。

 

上述兩部電影的攝影技法與美學成就對後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也正因如此,納粹將藝術與政治目的結合為一的凌厲操作更引發我們對「藝術 vs. 政治」、「美好 vs. 邪惡」的想像提出尖銳的反省與探問:藝術必然是美麗、自由與解放的嗎?藝術能否為政治目的服務?我們如何評價美學成就極高,卻用來服務邪惡政治目的的藝術?「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是否是個可能達成,並值得追求的價值?

本週哲學星期五@高雄很高興邀請台南藝術大學龔義昭老師,來為我們解說何謂「納粹政治美學」,並帶領大家一起思考「藝術的本質為何?」「藝術追求的理想為何?」等藝術哲學上的根本問題,請大家千萬別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