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o me nihie scire ~ Socrates

【哲學「非」星期五@柏林】香港的前世(或今生?):從一些舊電影、舊歌曲、舊文章看從前,香港人如何看自己 2017/12/16


 

【哲學「」星期五@柏林】香港的前世(或今生?):從一些舊電影、舊歌曲、舊文章看從前,香港人如何看自己 2017/12/16

 

【主講人】楊德立

【時間】2017/12/16() 14:30-17:30

【地點】Kleinod Niemetzstr. 24, 12055 柏林

 

(各位柏林哲五的舊雨新知,我們這次活動暫定於Kleinod bar,若是人數較多,將變更場地,請隨時關注呦,謝謝~)

 

跟Tyler的相識是在柏林的第一場哲五。參加活動結束後他留下來與志工暢談,他很開心在柏林能有這個平台,聽到這樣質性的活動,並表示願意擔任主講人。在柏林讀哲學博士,在香港教書、錄製哲學相關的論壇性節目;兩頭跑的生活相當充實,言談間仍謙虛地述說著香港與德國(柏林)的做事規矩如何不同:香港有香港的便利,柏林有柏林獨有的彈性;人應當有能力自我調整,而非因此感到不滿或埋怨。

 

談到哲學,它能夠很近貼生活話題,亦能艱深學術。若要講地貼近生活,不免給某些人膚淺表面的印象;要講艱深學術則容易嚇跑聽眾。我們問,他的看法呢?活動主題想講生活,或是學術?他說,沒有所謂。在此之前我們曾經討論過以電影看三地,他能講;以中國好聲音來賓Eason的定位看香港,他依然能說;以97前後看香港身份認同問題,我們想聽。這次,我們要探討的是「香港的前世(或今生?):從一些舊電影、舊歌曲、舊文章看從前,香港人如何看自己。」

 

 

(以下為Tyler為我們這次活動撰寫的契子)

 

解讀(或建構?)一種身份,必須回溯過去。在紛雜多樣的從前裡,搜索某道貫穿過去和現在的情節,說成故事,形成系統,是做學問的事。聽到故事,結合自身的經驗和反省,然後尋找一種自己能接受的說法,是做安身立命的事。榮幸得到柏林哲五團隊邀請,談談香港和香港人這話題。回去後我想,要談,談什麼呢?學術地談,不免涉及些殖民、解殖、再殖民的東西—甚至近年談的「遺民」;歷史地談,或者要學陳冠中那樣,講個九十分鐘香港文化史,從1841英國人義津佔領香港島,講到1997英國人「交還」香港,又或是,把故事打散,只談一些具符號意象的數字:67、73、84、89、97、03、07、14;生活地談,或者我們要看看七十到九十年代冒起的粵語電影和歌曲文化,或者我們要看「茶餐廳式」的混雜生活文化,或者我們要看「主修娛樂」的香港人長期自我麻醉的精神文化;很多東西可以談,因為香港是個有故事的地方。認識故事,我們始能談,這個故事是否可愛,是否要認同這個故事。

 

講座的首小時由Tyler講香港的前世—1997前的香港,後一個小時,Tyler也想聽聽各位如何談今生。